当前位置: 桂风网首页 > 文章库 > 正文

老人摔倒死亡 家属痛斥路人冷漠:打个电话很难?

来源:南宁新闻网—南宁晚报  时间:2016年12月09日 09:50

监控视频显示,老人倒在绿化带里(圈处),曾有路人上前查看,但遗憾的是老人最终未得到帮助视频截图

说起岳父的死,原告席上吕先生忍不住痛哭。记者 周志英 摄

  南宁新闻网—南宁晚报讯(记者 周志英 实习生 金玥明)81岁的老人倒在路边绿化带中,6个小时后被人发现已死亡。家属查看监控得知,老人曾持续挥手求救,路人也上前查看,但最后却无人施救。今年7月27日,发生在白沙大道一家4S店前的八旬老人死亡事件,引起城中广泛争议。12月8日,死者家属将涉案的4家单位诉诸法庭,索赔21万余元。谁该为老人的死亡负责,是道德义务还是法律责任,各方展开激烈辩论。庭审中,关键证人的部分说辞遭到死者家属的强烈质疑。

  回顾:老人绿化带里死亡,家属痛斥路人冷漠

  今年7月27日上午,81岁的黄老先生外出买菜。傍晚时分,被人发现倒在白沙大道32号前的绿化带里,已经没有生命迹象。最初家人以为老人是意外猝死,为其料理了后事。然而几天后,在查看了事发地的视频后,家属震惊了。

  根据监控视频,家属们发现老人生前踩到了草地上一个长满草的坑摔倒,而后在烈日暴晒下挣扎了数小时后死亡。其间曾有旁边4S店的工作人员上前查看,但最终没有停留,也没有进行施救。

  “一个电话就能挽救老人的命,为什么这么狠心!”事发后,家属们痛斥道,认为是路人的冷血以及4S店工作人员没有尽到义务,造成了悲剧的发生。

  事件经报道,在社会上曾引发热议,老人的死究竟谁来承担责任?是道德义务还是法律责任?对于家属而言,老人的死,有内疚、有愤怒,也隐藏着太多的谜团。

  进展:老人被坑绊倒,家属怒告4家单位

  尽管老人的死已排除他杀,但家属们回到现场,发现事情远没有那么简单。“现场有一个直径三四十厘米、深20多厘米长满杂草的坑,周边没有任何警示标志。”家属称,正是这个坑的存在,导致了老人的倒地不起,造成了悲剧的发生。

  家属认为,这片绿化带是属于白沙大道32号的南宁某汽车销售公司白沙分公司和相邻的广西桂×杰汽车贸易公司(和前者同一个法人代表)管理,二者都没有尽到足够的安全防范责任,已构成侵权,应承担全部侵权责任。而作为南宁某汽车销售公司白沙分公司的总公司,南宁某汽车销售公司也负有连带责任。

  在协商未果后,黄老先生的家属将三者告上法庭,随后追加南宁××时代建设投资有限公司为第四被告,共索赔死亡赔偿金、丧葬费在内共212273元。

  争议:老人之死,被告究竟有无责任?

  12月8日,该案在江南区法院开庭审理。当天,原告方除了律师,老人的大女儿黄女士和女婿吕先生到庭听审,被告方委托3名代理人参与诉讼,包括1名该汽车销售公司的副总经理。

  庭审现场,众被告均认为老人的死与己无关。被告一、二、三共同答辩称,白沙大道园林绿化工程作为南宁市重点建设项目,在2015年4月30日时政府已收回桂×杰汽车贸易公司租用的部分绿化用地,而之后该绿化地由南宁××时代建设投资有限公司设计施工,由此可见,死者家属认定的草坑非被告所管理。而根据事发时的视频和照片得知,该绿化园林已经围上了超过一米高的栏杆,阻挡一般行人行至草丛。另外,老人的死因应以权威鉴定为准。因此认定,被告一、二、三拥有和管理的设施不是造成老人摔倒的原因,与老人死亡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无需对此担责。

  对此原告驳称,绿化带被汽车公司用围栏围起来,恰恰说明包括草坑在内的该片绿化带就是汽车公司的管理范围。而草地属于公共场所,走进草地也是正常行为,老人进入绿化带并无过错。

  第四被告南宁××时代建设投资有限公司辩称,其受政府委托作为总业主方与南宁绿管处签订合同,约定由后者负责该处的园林绿化,在工程完成后移交管理使用单位。发生事故时,其不是涉案区域的管理使用单位,与老人的死无任何关系。此外,其认为摔倒后老人仍清醒,死亡与草坑并无直接的因果关系。

  疑点:多次现场出现,证人见死不救?

  本案中有一个关键证人何某,虽然不是作为被告出庭,但在庭上受到了死者家属的强烈指责。在该事件中,他也成了最具争议的人物。何某多次出现在视频中,被家属指责见死不救。

  何某作证词时,老人的女婿吕先生情绪变得非常激动,眼泪一直在打转,其妻黄女士则不停抹泪。“为什么连个报警电话都不帮打?”“打个电话很难吗?”质证环节,吕先生声泪俱下。面对何某的解释,家属难以接受。

  何某称,事发当天下午1时多,其载着客户从外面回来,当时车子就停在老人倒地的附近。“我上前先后用普通话和白话问他,需不需要帮助,他朝我挥挥手,继续扇扇子。”何某平静地叙述,他称当时老人确实是倒地,但看上去神情无异,穿着也整齐,旁边还有一瓶矿泉水,两人没有言语交流,随后他就忙着办事去了。

  第二次出现是一个多小时后。“我下意识朝老人方向看去,并没有见到他。”何某说,此后他便开车走了。

  “你撒谎!”原告席上,吕先生打断何某的话,“3次,分明是3次,第1次你从外面回来,上前停留了很久,就走开了。第2次你取车,朝事发地凝视了7秒,还和一旁的客户说着话。第3次,你开车回来,还特意绕开了那里!”吕先生的眼泪夺眶而出,他指责对方为何如此狠心,为何不愿施以援手,退一万步,为何连个报警电话都不帮打!“我岳父一直在求救,挥手求救的动作持续了6个多小时啊!”为了还原现场,长达6个多小时的视频,家属哭着看了一遍又一遍,难受得说不出话来,直到27日当晚七八时,老人才被人发现,当时已经死亡。

  对于何某的说辞,家属难以接受。“我岳父身体一向很好,只是听力较差,但交流是没问题的,如果当时有人帮帮忙,就不会这样离开。”吕先生告诉记者,在老人失踪后,他曾开着车经过事发地,但老人摔倒的地方过于隐蔽,他并没有看到老人。

  庭审结束后,何某拒绝了记者采访,对于事发当时的情景,他表示自己已经做了该做的,别的不再多说。当天庭审持续了3个小时,因被告拒绝调解,该案经合议庭审议后,择日再作宣判。

  观点

  有人认为,草地若是封闭式的,被告才有责任;有人则称,责任划分,关键在于因果。网友直言,不管怎么说,发生这样的事都令人感到痛心,谁都会变老,谁家都有老人,拒绝成为冷漠的人,从举手之劳做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