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桂风网首页 > 东盟资讯 > 正文

老挝博物馆的孤独“守门人”

来源:中国新闻网  时间:2018年02月07日 10:26

摘要提示:在中国,博物馆馆员又被称为“守门人”,守护着馆品珍藏,也守着历史传承的大门。在博物馆事业刚刚起步的老挝,“守门人”还有点孤独。

图为老挝国家博物馆工作人员与澜湄文化交流代表团座谈。陈宇 摄

中新社万象2月3日电 题:老挝博物馆的孤独“守门人”:盼与中国合作传承当地文化

中新社记者 杨陈

在中国,博物馆馆员又被称为“守门人”,守护着馆品珍藏,也守着历史传承的大门。在博物馆事业刚刚起步的老挝,“守门人”还有点孤独。

近日,中新社记者跟随由广西国际文化交流中心组织的澜湄文化交流代表团,到访老挝首都万象,走近当地的博物馆“守门人”。

皮希·赛雅提是一位创作收藏家。在他位于万象市区的一座院子里,各种根雕佛像林立两旁,四层小楼内,尽是其创作、珍藏的木雕佛像、木版画、油画,其中不少藏品出自名家之手。

“这里仅仅是我所有藏品的30%。”皮希·赛雅提告诉记者,未来他打算将此改造成私人博物馆。

“虽然目前距离作为博物馆向公众正式开放还需要一段时间,但我不会放弃,会尽己所能找到融资渠道,把博物馆建起来。”皮希·赛雅提说。

据了解,老挝约有670多万人口,全境17个省和1个直辖市,仅在首都万象及古都琅勃拉邦建有博物馆,且数量寥寥。在当地,不仅私人博物馆融资困难,就连公立博物馆想要维持开放也不容易。

在万象凯山丰威汉大道旁,一栋4层楼高的老挝红顶建筑显得大气宏伟,这里便是老挝国家博物馆新址。该馆馆长佩玛莱婉介绍,“我们计划将一至三层作为展厅,分5个阶段展示老挝历史,以及各民族文化及生活习俗,4楼作为办公区。”

然而谈及上述计划何时实现,博物馆何时对外开放,佩玛莱婉面露难色,“国家只是为我们建了这栋楼,内部添置、设计等还需要我们自行想办法解决。”

作为这座国家博物馆的“守门人”,佩玛莱婉坦言,其面临着预算不足、人员较少、学术专业水平有待提高等诸多困难。“我们现有员工仅39人,所学专业几乎都与考古、历史学无关,要将整个博物馆支撑下来,确实不容易,但我们一定会坚持。”

尽管老挝博物馆的发展之路步步艰辛,但在这群“守门人”看来,中国无疑将为其坚守“初心”带来希望。

“随着中老高铁的建成通车,大批中国及东南亚国家的游客涌入,将为博物馆带来客源。”皮希·赛雅提说。

“我们非常期望加强与中国博物馆在学术、经验交流方面的合作,尤其是得到人员培训的机会,让老挝的古老文化能恒久地展示传承下去。”佩玛莱婉说。

这一想法也得到随行的中国南宁市博物馆馆长张晓剑的积极回应,“我们非常乐意与老挝博物馆开展文化交流和馆际合作,并建立长期合作机制。”双方还当即就加强展览交流,实现展览互送,展示两地的历史与文化等事项达成初步共识。

桂风起
桂风网
双微平台
m.guiwind.com